侯珊瑚

首页 / / 侯珊瑚

侯珊瑚 . 签约艺术家

简介

1962年,出生于中国北京.
1983年,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,美术系,油画专业.
1993年至今,生活居住于美国和中国, 自由艺术家.

展览

主要展览:

1984
-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.

1985
-第五届全国青年美展.

1991
-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, 第三届油画作品展.

1994
-美国佛州,奥修拉艺术中心.

2008
-美国纽约第三十届国际艺术博览会.

2009
-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(壁画)
-美国佛州第三十八届水彩画协会年度展.

2010
-迈阿密艺术博览会.
-简.盖瑞达诺画廊,美国佛洲棕榈海滩.

2011
-巴塞尔艺术季2011/布卢明代尔艺术展,卡西欧当代,迈阿密.

2012
-迈阿密国际艺术博览会2012.
-寨画廊,奥蓝多,佛罗里达.

2013
-“态-初”侯珊瑚水墨画展, 太和艺术空间,北京.
– 5+5中西女性当代纸本艺术联展(西班牙-中国巡展),北京雍和艺术馆.
巴塞罗那 Setba艺术基金画廊.
比拉诺瓦 LaSala当代美术馆.

2014
-“态”侯珊瑚水墨画展, 太和艺术空间,北京.
–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-综合材料绘画展.

2015
-艺术北京2015,全国农业展览馆,北京
– “全国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”,宁波
– “Asian eyes on paper ” 专题展,第四届韩国釜山国际艺术博览会
– “水墨 SHUIMO世纪变革与艺术新路”,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
– “另一种乌托邦-上海抽象系列展·边界”, 上海明圆美术馆
– “艺航中西”中国西班牙当代艺术联展,289艺术空间,广州
– “红了绿了”国际女性艺术展”,宁波市文化馆117艺术中心
2016

-水墨艺博,香港

-艺术台北2016,艺术博览会

2017

-“态“侯珊瑚个展,大象艺术空间,台中市

– 艺术台北2017,艺术博览会,台北世贸会展中心

– Ink Asia 2017 水墨艺博,香港会展中心

– 视界·场域”大象十年特展, 台湾大象艺术空间馆, 台中

– Art Formosa 2017 福尔摩沙国际艺术博览会,台北

文章

侯珊瑚:突破限制, 回归内心自我的天性

 

库艺术=库:您的作品虽然抽象,但又总会让人产生一些诗意的联想,比如像荷塘、水甚至是微生物等等,或许这正是因为它们本身就不是诉诸于视觉,而是内心?或许可以称之为“心象”?

侯珊瑚=侯: 我的水墨作品“态象”系列是一种内在状态的外化与显现, 它表现的不是客观现实中的可见事物, 而是把不可见的东西表现出来。水是生命之源,自然中所有的生命现象, 都与水的作用有关。水与墨的结合, 能够使运动中的形态在宣纸上呈现出来, 我的作品正是利用了水墨媒介的自然性。所以, 画面中的元素有其自然的普遍意义, 很容易给观众带来各种不同的联想。而对于艺术家来说, 选择适合于自己心性的材料, 并找到一种表达方式, 是非常重要的。

库:水墨语言天然具有自然性与生长性,看似很偶然的画面效果被艺术家的眼睛所捕捉,并保留下来,这就变成了选择的必然。在这个过程中,艺术与人的内心是否有一种相互发现,相互推进的关系?

侯:“象”与“心”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相互的发现。尤其是抽象艺术, 它是没有参照的,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。我在宣纸上做了大量的试验, 用水墨与西方的各种水溶性颜料相结合,出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逐渐发现了一些水墨媒材所特有的形态元素, 并试着把它们提炼出来,形成自己画面中的符号语言。

水墨是一种非常敏感的材料, 灵活多变, 难以驾驭, 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。艺术家必须忠实于媒介自身的特性,顺应材料的意愿,不能强迫材料去做不适合它性能的事。对材料过份地强求,就等于摒弃了材料自身的表现力。只有当艺术家与材料之间形成一种默契的关系时,这种材料才能为表达其观念发挥作用。每一种材料都有它自身的局限性, 人也是一样。对物质媒介和自我能力不断发现与认知的过程, 同时也是一个认识自我的过程。

库:您的绘画不属于抽象,也不属于中国传统的意象,对这两者的资源您作何取舍?

侯: 我的绘画是根据它自身的形式发展而来的, 创造一种形式就仿佛创造一个生命。从一个元素的发现, 到多种元素的组合, 各元素之间的内在结构相互联系和依存, 并在运动中, 不断变化、游移、演变和生成。一切变化都必须遵循形式的内在规律。

“态象”的生成, 既不是传统笔墨的“意象”描绘, 也不是西方抽象的理性结构。而是在身体与媒介的互动状态中所形成的一种痕迹, 这种痕迹的墨象形态, 是在临场状态下的随机生发, 在各种不确定性中, 寻找内在秩序的建立。我不喜欢在画之前有预设的命题或构图,否则会影响自己的自由发挥。我喜欢在势态生长的过程中,寻找应对的方式。它们是内在生命状态的自然流露与显现。

库:您有意识放弃了部分对画面的主观控制,让其自然生长,这首先是一种精神上的努力,即承认自我的局限性,放下“执着”。这是否也与老庄“无为”思想的影响有关?

侯: “无为”是东方道家思想的智慧和境界, 它并不是要做一种玄妙的“无用论”, 而是在“无为”的基础上有所作为。所谓的“无为而为”, 即自然而为, 顺其自然。 抽象艺术是从无到有的创造, 画面中的造型、结构、一切形式元素之间的关系靠什么建立 ? 看似一切都是人为的安排, 但这种关系的协调性必须符合自然的规律。放下自己的“执念”, 就是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, 敞开内心, 去体验未知的无限可能性, 去发现那永恒的自然秩序,它是一切生命和创造的法则。

库:您的很多作品都保留了大量的空白,有时看上去像随意而就。它们的创作过程真的这样轻松吗?

侯: 宣纸落墨不能改的特点, 要求有娴熟的技巧, 简约与空性的把握需要自我控制力的取舍, 而每一个步骤的实施, 都是一次决定成败的冒险。

我的创作方法, 虽然在每一步充满了随意的偶然性, 但从整体的把握上却是一个非常严格的理性程序。作画时既要放任自如又要随机把控, 经验的积累来自于对水墨材料的细微体会和各种失败的教训。艺术实践是一种个人的体验, 必须自己去面对所遭遇的具体问题, 并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库:在中国哲学看来,本质上“无内无外”、“无大无小”,了解自己才是领悟“道”的根本路径。这是否也是您的“艺以载道”的方式?

侯: 中国古代艺术精神强调“艺以载道”、“进技于道”, 一切艺术的形式都必须超越“技”而走向对“道”的把握。然而, 在艺术的实践中, 人们往往总是不自觉地在适应着某种习惯性的模式。真正的艺术家要敢于经常使自己处于一种未知的状态。在创作中, 最好的能力不是完全控制,而是要允许“意外”的发生, 在不断的偶遇、发现和寻找的过程中去体悟“道”的真谛,这样才能使自己生命的潜能充分地调动出来,实现自我的突破。

艺术的本质是突破限制, 回归内心自我的天性。“态”由心生, 艺术家只有回归内心的真实, 生命的状态才会自然地由内而外转化出来。